郭冬梅助孕网
选择我们,没有遗憾
服务项目
图文展示
杭州捐卵
当前位置:主页 > 杭州捐卵 >
宜昌找代孕公司:朋友出国托我照顾哈士奇,领
来源:http://www.goodmv.cn  日期:2019-04-29

  

  “比我小,长得可帅了,就住在我对门,近水楼台先得月,你们就等着看我过年怎么把他给你们绑回家吧!”何思大方承认。

  1

  “何小姐,我家里在北京有一套房,如果我们成了的话,户口本上我可以考虑添上你的名字。”

  对面略微有些秃顶的男人喝了一口茶,脸上挂着扯都扯不下来的虚伪笑容。

  何思捏了捏手中的杯子,突然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:看见了这个男人,仿佛一眼就望穿了她琐碎困顿的余生。

  那还不如立马去见上帝!

  “对不起,我觉得我家煤气可能没关,失陪。”何思立马起身。

  秃顶老干部拦住她,“何小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何思礼貌地笑笑,“李先生是吧,我觉得你很好,是我配不上你,我爱喝酒,也爱烫头,告诉你个小秘密……我喜欢女的,形婚你可以接受吗?就是婚后各玩各的,互不干涉的那种?”

  老干部脸都黑了,显然不知道该说什么,可还是憋着一口老血道:“……我姓张!”

  于是今天第三场友好的相亲会面,以对方摔门而去的结果成功结束。

  这几天何思忙着搬家,琐事一大堆,本来就焦头烂额的,妈妈居然还不忘忙着给她张罗男人,女人这种生物一过四十岁,真的像解除封印一样,太可怕了!

  “哥,算我求你了,让咱妈多照顾照顾你行吗?别总是看着我,我才三十,正值优雅年华,真的不急。”

  何思用头和肩膀夹着电话,手里抱着一个大纸箱,“哐”的一脚,毫不客气地踹开虚掩的新家门,艰难地往里走。

  电话那头温润好听的男声轻笑一声:“你就放心吧。”

  何思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

  “有妈在,咱俩一个都跑不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只好放下纸箱腾出手去拿手机,思考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哎,你说结婚有什么用啊?”

  电话那头的哥哥摸了摸正在替自己洗碗的五岁儿子的头,“繁衍后代。”

  何思鄙视道:“切!那你还不是离婚了吗?要是结婚只为养孩子来玩,我还不如养条狗。”

  哥哥推了推眼镜,眼底闪出一丝精光,“此话当真?”

  “当真,不就养狗吗?反正我独居,养条狗正好防身。”何思觉得没什么不可以,虽然自己已经做了五年的跆拳道教练,但毕竟还是个弱女子,需要被保护。

  “再说了,不就是照顾小动物吗?小动物一定都是小天使。”

 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星期日下午一点,到我医院来一趟。”说完,哥哥好像生怕她反悔一样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挂了电话。

  何思愣了三秒钟,以身为高级动物敏锐的直觉来说,总觉得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味道!

  2

  “哈士奇?!”

  何思看着自己脚下这只神奇的生物,虽然有狼的风范,但眉宇之间却透露着掩都没法掩饰的傻气,以及吐着舌头抬头打量自己的猥琐神情。

  哥哥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这是我同学去美国定居之前托付给我的小天使,你也知道,我还得照顾你侄子;既然你这么善解人意,作为哥哥的我十分欣慰感动。”

  “何止我去你大爷!你哪只眼睛看它像天使了?是天使你怎么自己不供着啊?”

  何思都气蒙了,哈士奇是天使吗?说是上帝一不小心创造出来的活体武器也不为过吧,而且这只二哈生龙活虎的,自己刚刚一进门就被它一头钻过来绊倒在地,这货还乘机叼走她一只鞋!

  哥哥用袖子擦了擦眼镜上的唾沫,“别这样,你大爷也是我大爷。”

  何思翻了个白眼,“少和我来这套!”

  哥哥认真劝说:“你别小看它,你低头看看,这威风凛凛的气势,出场就是一只自带古惑仔BGM(背景音乐)的哈士奇啊!”

  何思低头一看,狗子撅着屁股,正在杀气十足地撕咬自己的鞋带。

  她幽幽开口:“你确定?我怎么觉得这BGM断断续续,一阵一阵的呢?”

  “咳咳……是你之前说要养狗的,它的证明我都办好了,主人何思……看看,多完美,美女配骑士,快带着你的骑士回家吧,我还要工作呢!”

  等何思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被亲哥推出门外了,一只手里拿着狗狗证明,另一只手里握着哈士奇的牵引绳。

  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地对峙了半天,以二哈的一声仰天长啸而结束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何思泄气地摸了摸这只蠢狗的头。

  “嗷呜——”

  “我看看啊。”何思拿起这位狗兄的身份证,“Warrior,勇士?我去……你前主人这么中二的吗?对你寄予厚望啊兄弟!”

  被先主寄予厚望的二哈好像能听懂一样,不满地嚎了两声,开始撕扯何思的鞋带。

  “行了行了我错了,不羞辱打击你了还不行?不过好好的中国狗起什么洋名啊?”何思弯腰从二哈嘴里抢回鞋带,捧着狗脸深情对视,“既然你是我的狗了,那不如换个名字?”

  二哈挣脱不了她有力的铁手,一脸扭曲!

  何思看到马路上慢悠悠驶过一辆法拉利,叹了口气,“心足即为富,身闲乃当贵;跟着我,你要做一条正直的狗,从此以后,你就冠上我老何家的姓,正式起名叫——何富贵。”

  富贵:“嗷呜……嗷?”

  3

  “砰砰砰!”门被敲响。

  何思正在从富贵嘴里抢自己那只幸存的袜子,此刻也顾不上礼貌问题,直接大吼一声:“谁?”

  “砰砰……”敲门的气势弱了下去,一个听着有些迟疑的男声说:“何思姐,我家煤球丢了,想问一下它是不是在你家?”

  何思立马松手,没反应过来的哈士奇叼着袜子正在施力甩头,此番猝不及防地一头撞在茶几上,立马被撞得七荤八素!

  何思先跑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仪容,顺便涂了一个斩男色的口红,拢了拢头发,这才开门。

  门外站着一个穿格子衬衫的男生,清秀阳光,尤其那双眼睛,看着就是一只小奶狗!

  小奶狗叫简言之,二十七岁,是个小有名气的插画师,就住在她对面,在何思搬来之前,他住在这里已经两年了;更重要的是,没有女朋友,不是同性恋,优质单身男青年,至今单身!

  “煤球啊,我看看是不是我家富贵又一时兴起把它叼回来玩了。”

  何思轻车熟路地带着简言之往富贵的狗窝走去,扒拉开那团已经被撕成布条的床单,只见一坨黑色物体正在瑟瑟发抖。要不是那对黄色的小眼睛像小灯泡一样射向主人,这只猫估计真的能让人看成煤球,真是从头到脚黑得一点也不敷衍。

  简言之把猫抱起来柔声细语地哄着,看得何思心弦一颤——简言之这只小奶狗,她娶定了!

  “要不要再留下吃个饭?我炖了玉米排骨汤,看你整天都憋在家里画画,肯定都不好好吃饭吧。”

  简言之脸一红,“那谢谢何思姐了。”

  “客气什么?”何思笑得一脸温柔。

  ——不用客气,早晚是一家人!

  谁知富贵身为一只狗,对“排骨”二字极为敏感,虽然还处在脑震荡的阶段,但还是歪歪斜斜地小跑过来,眼巴巴地看着何思。

  “没你的份儿。”

  何思说完,身去盛汤。谁知身后传来简言之的一声惊呼:“小心!”

  她还来不及回头,一只庞然大物挥舞着它的蹄子一把向自己的腰杵了过来,这一股重力让她直直向前倒去,条件反射下她伸手随便一抓,汤锅被一把掀翻!

  何思扶着腰,看到用来把汉子的、满锅的心血都“哗啦啦”洒向地面,整个人都快气得昏死过去了……

  “何富贵你丫是不是真想让我炖了你?!”

  4

  她是怎么看上简言之的,说来也玄幻,刚带富贵回家那天,不知道怎么就下了雨。顶着大雨刚到楼下,何思就指着二哈吐槽:“你看你,都人神共愤了……”

  突然,身后斜窜出一团小小的黑影,直奔雨幕。富贵瞅见来劲了,撒开蹄子冲着黑影狂奔而去,何思没反应过来,一把被拽得摔了个狗啃泥!

  牵引绳脱了手,她怕这种大型犬会伤人,也不顾是不是摔伤了,急忙爬起来追了过去。

  于是在倾盆大雨里,方圆十里的路人都看到这样一副奇景——一坨黑色物体在疯狂乱窜,宜昌找代孕公司:朋友出国托我照顾哈士奇,领一只兴奋的二哈在狂叫着追赶,后面还跟着一个浑身都湿透了的长发女鬼狂躁地大吼。

  “何富贵,老娘今天抓着你不把你炖了,老娘和你姓!”

  事情的结果是,何思这位铮铮铁骨的女英雄硬是把这只大型犬拖回了家,怀里还塞了一只浑身毛都被打湿后,丑得像外星人世的惊恐黑猫。

  给这两位祖宗洗干净后,何思也打开热水器开始洗澡,没过十分钟,门铃响了。

  精疲力尽的女英雄只好穿好家居服,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去开门。

 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神色焦急的小帅哥,看到何思后神情一怔,随后耳朵都红了,说话也结结巴巴的,“你……你好,我是住在对面的。是这样,我的猫丢了……黑猫,你有见到吗?”

  “哦,那小祖宗是你的猫啊,今天差点跑到马路上,幸好我家富贵把它给叼住了,我也摔得够惨。”

  她领着邻居来到狗窝前,却见自家富贵按着黑猫一顿狂舔,添得浑身湿淋淋的,后者一脸生无可恋,场面真是没眼看……

  她有些尴尬,干笑道:“哈哈,我家富贵毕宜昌找代孕公司:朋友出国托我照顾哈士奇,领竟热情好客,要不这样,我一会儿帮小猫咪重新清洗一下?”

  “不用了,谢谢你。”男生抱起自家一身口水的猫,松了一口气,感激地看向何思,“打扰你了,我替煤球向你道歉。”

  何思笑了,“你给宠物起名这特质随我啊,这么草率!”

  男生脸“唰”的一下红了。

  何思一愣,被他这反应逗笑了,这小男生很可爱嘛!

  “你手腕……”他突然指了指她的手,“没事吧?”

  何思疑惑地低头,只见手腕上面一大片擦伤,虽然不严重,但看着挺吓人的。这么一想,膝盖也有点疼,她低头一看——好家伙,一片青紫!

  男生看到后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家里有药,去帮你拿。”

  何思正要说“没关系”人家已经推门出去了,不消片刻便折返回来,手里拿着两瓶药水和创可贴。

  何思从小到大和别人打架打到长大,后来又练了跆拳道,有时候伤得比这不知道重多少倍,也从来没喊过疼。渐渐地,父母和哥哥都知道她比男孩子都坚韧,对于磕着碰着这些事,也不是很担心。

  这还是第一次,被一个陌生人关心,她有点不自在……

  “我没事,不至于。”何思下意识拒绝。

  男生却很坚持,“还是擦药吧,女孩子留疤不好。”

  何思的心突然就像是被那只黑猫挠了一下,哦,原来这个世上——还有人把她当女的看啊!

  5

  何思扶着腰从医院出来后,就看见一脸焦急、牵着富贵的简言之。

  她以一种诡异扭捏的姿势挪动到心上人面前,狠狠地看了一眼自家二哈,然后立马切换到弱柳扶风的模式,“医生说只是扭到了,但是要每天坚持贴膏药才行。”

  简言之松了口气,“没事就好。”

  “说来也奇怪,这位祖宗在你手里一点也不闹腾,安分得像只警犬,怎么一到我手里就像磕了药似的?”

  简言之被逗笑了,“其实哈士奇不适合做警犬。”

  “为宜昌找代孕公司:朋友出国托我照顾哈士奇,领什么?”

  “有人做过实验,以哈士奇的智商,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容易和犯罪分子达成共识。”

  何思一愣,“噗”地笑出声来,下意识去弯腰,谁知道一动,痛觉神经立马被牵了起来。脸上的表情变成了似笑非笑,龇牙咧嘴!

  简言之听到她“哎呦哎呦”的叫唤,扶了她一把,不由得悄悄勾起嘴角。

  何思咬牙切齿地晃了晃牵引绳,“你先去忙吧,不是约了编辑吗?这里离宠物医院不远,我去看看我哥,问问他这只傻狗能不能退。”

  傻狗头一缩,眯着眼睛开始打量主子,心里大概已经有了几百万的装修计划……

  简言之点点头,把牵引绳递给她,“那你小心。”

  分道扬镳后,何思像个孕妇一样,托着腰遛着狗,慢悠悠地冲着亲哥的宠物医院去了。

  一进门,她就指着何止骂:“你个没良心的,就是因为你,我变成了这副样子,说吧,怎么补偿?”

  一个抱着吉娃娃看完病的美女听到这番话,看了看何思的肚子,又打量了一下何止,神色突然变得很微妙。

  “打扰了……”女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  何止没拦住她,白了一眼自家妹妹,“怎么?怀孕了来找亲哥碰瓷来了?”

  “滚,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男人,老娘是腰扭了,你丫还不快来扶我一把,净说风凉话。”

  何止小心地扶她坐下,嘴上却不饶人,“你我兄弟之间讲什么廉耻,活该不活该啊你,怎么扭的?”

  何思指了指趴在自己脚边的富贵,“就是你逼我养的这位祖宗把我害成这样的,还好意思问?”

  何止没忍住笑出了声,“说起来,小动物治愈人的力量还真是强大,上次见你只不过是面黄肌瘦,这下好了,又多了两个黑眼圈!”

  何思想踹他一脚,奈何心有余而腰力不足。

  何止戳了戳她,“怎么样,是不是谈恋爱了?妈打电话告诉我,她准备给你安排下一批相亲对象的时候,你却和她说你有喜欢的人了,真的假的?”

  “昂!”何思大大方方承认,“比我小,长得可帅了,就住在我对门,近水楼台先得月,你们就等着看我过年怎么把他给你们绑回家吧!”

  6

  简言之红着脸,“姐,还是我来吧。”

  何思趴在床上一脸倔强,“不,我可以的!”

  床边的富贵好像很悲伤的样子,梗着脖子甩着狗头仰天长啸:“嗷呜——嗷呜嗷呜——~嗷呜嗷呜嗷呜——”

  何思满头大汗,“闭嘴,你妈我还没死呢,你嚎哪门子的丧?”

  富贵乖乖闭了嘴,一脸猥琐地看着何思趴在那里反手撩起衣服,露出了细嫩雪白的腰部……

  简言之已经回避了,此刻头也不敢回地背对何思站着。

  何思又拿出一片膏药,她就不信了,自己胳膊这么长,还反手贴不上一片膏药了?结果一伸手,腰部被牵扯得又疼了起来,她哀嚎一声,一头埋进枕头里,向苍天老老实实认了输!

  简言之过头,也顾不上什么“非礼勿视”了,接过膏药,态度突然开始强硬起来,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
  何思还没抬起头,就感觉到腰上一凉,直接打了个哆嗦!

  正发呆的时候,简言之已经替她把衣服放了下来,“其实有些时候,你也没必要这么逞强,一个女孩子,要学会依靠身边的人。”

  何思怎么觉得这孩子今天有点不一样啊?

  她生出些调戏小伙子的心思,“这么贴心,你好像很懂我啊?”

  简言之不说话,何思趴在那儿,看不到他的表情,觉得他肯定又被自己闹了一个大红脸,心下有点得意,继续戏弄他道:“你吃了姐姐的饭,看了姐姐的腰,要不要以身相许啊?”

  话一出口,感觉还是有点暧昧过头了,可是却收不回来了。谁知他接下来的话让我直接愣住。(小说名:《论哈士奇的烹饪方法》,作者:潇丫头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【公号:touhaogushi】看更多精彩内容)


东营代孕产子中介 沧州代孕生子 烟台能代孕的公司